奇妙的虚无体验——漂浮

    点击下载附件

      漂浮,近年来可谓在西方大行其道,就连Google也在公司的大楼里弄了一些“冥想漂浮室”,据说还给员工提供带有传感器的套装和神经反馈设备。用于培训员工,激发他们的创造力,提升他们的专注力。


      那么什么是漂浮呢?漂浮类似一种冥想,又高于冥想,利维坦安曾说过:“想必练习冥想的人都知道,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冥想后,其对于缓解紧张、释放压力有明显的效果。而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和脑电图,科学家已经检测到冥想对于大脑的改变,比如八周正念为基础的冥想训练显著地增进左侧前大脑活动,这个活动与正向的情绪状态有关。不仅如此,冥想还有助于延缓衰老,作为比较有效的干预因素之一,冥想能明显延缓端粒(Telomere,染色体末端的DNA重复序列)老化的速度,甚至还能恢复其长度。”


      但是冥想是很难做到的,想进入一种无我境界是许多冥想家毕生的追求,而近年来备受追捧的漂浮,却能让你轻松进入无我境界,体验一番奇妙的“虚无”。

      喜剧演员、漂浮宣传人乔·罗根(Joe Rogan)指出:浮箱(漂浮舱)是我曾用于开拓思维、帮助思考和进化的最重要的工具。


      早在1954年,美国心理学专家、神经科学家John Lilly博士为了辩证“意识到底是纯粹的反应现象还是自我思维的穿造物”,采用将思维与外界所有环境刺激隔断来研究思维的方式,Lilly博士利用二战期间海军为在实验中研究深海潜水员代谢情况特制的密封隔音水箱发现:在漂浮过程中思维并不只是被动的,还有“许多许多意识状态”会在与外界隔绝的状态下出现,这也是漂浮的最初设备和思路。


      1972年,计算机程序员格伦·佩里(Glenn Perry)参加了Lilly博士的漂浮项目,利用这段漂浮经历,Perry设计了世界第一台家用漂浮舱,被称为三摩地浮箱(Samadhi)


      随着漂浮传播度越来越广,一些文化名人,诸如博学者Gregory Bateson和思想家Werner Erhard 也拜访了Lilly博士,并体验了漂浮,随着1980年电影《变形博士》的爆棚,与Lilly博士近似经历的主角爱德华·杰苏普(Edward Jessup)博士,在一系列致幻剂增强效果之下,在漂浮中回归了人类的进阶,“超越万事万物,超越能量,回溯到,最初的想法”。电影揭露了漂浮的神秘魅力,将漂浮这一项目带领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时期。


      紧接着,费城老鹰队和费城菲利斯队等各知名竞技体育队都纷纷安装了漂浮舱作为日常培训提升设备,而两队也分别在超级碗和世界杯中大获全胜。

      80年代中期,约翰·列侬、罗宾·威廉姆斯等名人也都购买了漂浮舱,作为缓解压力的最佳手段。


      在近10年中,漂浮活动逐渐再次走向繁荣,2018年,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北大医学部博士生导师胡佩诚教授在美国向世界漂浮大会发表演讲,将中医学与漂浮技术相结合的实践理论“中国漂浮疗法”,这一研究成果轰动世界,胡佩诚教授作为“中国漂浮疗法第一人”,自1992年第一次接触到漂浮技术,便开始长达20多年的研究。


      在2012年的时候与UFLO优浮品牌邂逅,并出任UFLO优浮首席科学官,将所有研究成果应用于实践,UFLO以漂浮舱为载体,将健康中国全民健康定为最终目标,如今,在胡佩诚教授的指导下,发展研究漂浮技术,入驻医疗、体育系统,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社会与组织行为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心理学会监事长时勘教授的指导下,建立国家健康漂浮示范基地,入驻航天健康系统。


      漂浮在我国开启了新的旅途,UFLO优浮也让更多人体验到了奇妙的“虚无”之感,回归到生命的起源,探索思维的无限大。当越来越多的漂浮者将这种奇妙的体验描述给身边人时,很多人会感到困惑、感到新奇,是的,漂浮就是一种神秘而又有着莫名吸引力的事物,当今社会几乎所有的感受及思路都是在以明确感官刺激的基础上接收产生的,大多数人经历的都是与“虚无”完全相反的经历:声音、光照、风景、温度。而麻木的感知不能让我们感到内心最真实的愉悦,无法触碰到脑内最深层次的感知。


      戴维·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在他未完成的小说《苍白的国王》(The Pale King)中,创造了一位思考者:

      “也许迟钝与心灵的疼痛有关,因为迟钝或晦涩的东西无法提供足够的刺激来分散那些总是存在的、更深层次的疼痛,只要是在较低水平的周围环境中,大多数人会花几乎所有时间和精力来试图分散自己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漂浮舱便是一种逃离胆怯,直面自我的选择,屏蔽掉所有感官,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分散你自己的感觉,漂浮给你提供了完全独处的机会,你无处可逃,必须面对、承受这种自我意识,与自我在一起,与自我对话。


      漂浮是“一场置身于清醒意识的虚无之旅”,在漂浮中探索思维,在佛教哲学中,启蒙的五大障碍之一就是kāmacchanda,渴求感觉的贪欲。如今印度佛教的感念已经被世俗化为正念(mindfulness),我们必须抵制住能够淹没意识的感官诱惑。


      除了意识的增强,漂浮更直观的感受便是身体上的放松,你的身体变得不再紧绷,慢慢放松,慢慢软化,不经意间,一种宁静悄然而至,你会惊喜的发现,在你熟知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更广阔的的世界,那里没有任何拘束,你可以看到现在的自己,也可以看到以前和未来的自己。


      那些文字记录的漂浮,讲到漂浮的科学益处数不胜数,塞德费尔德和纽约心理学家罗德里克·博列斯(Roderick Borrie)重新定义了漂浮,认为漂浮是一种“限制性环境刺激疗法”。也有证据表明,漂浮可以提高人们的创造力和认知力。当然,对于身体机能的改善也令许多世界竞技体育冠军及队伍趋之若鹜。


      在前几十年的研究中心,人们发现漂浮可以刺激血液中的皮质醇和肾上腺激素减少,有效缓解压力,这些激素的减少亦可帮助缓解心脑血管疾病及慢性疼痛等疾病。

      而目前最活跃的研究领域之一便是:漂浮具有帮助治愈创伤后应激障碍(尤其是退伍军人)的能力,它可以减轻焦虑和抑郁,有助于预防劳累过度、减轻强迫症症状等精神类疾病。


      在一次完美的漂浮中,你会反对人类定义的认为可以超出感觉的极限,因为达到了“虚无之境”,那是一扇门,一扇推开后可以进入无边境的世界的门,Lilly博士说“当你从浮箱出来的时候,总有种外星人的感觉,你得阅读储物箱里的指示,才知道怎么再次发动汽车。”刚结束漂浮,你会宛若重生,你看到的接触到的一切都会变的新鲜,你在已知的世界中,获得了新鲜感,获得了趣味,你便会更有创造力。


      这也是为什么漂浮过的人都成了漂浮的信徒,生活中的武术感觉刺激淹没着我们,我们不停的接收各种环境刺激,我们感到无聊,但是漂浮不同,你接触的一切都是奇妙而不可预期的,这令你着迷,令你不停回味着这种感觉。


      如今,漂浮体验的文艺复兴只是人类最古老、最奇怪的一种体现,人们想通过漂浮去探索在“虚无”的另一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尽相同,但是我们更关注寻找答案的过程,17世纪的法国哲学家布莱斯·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宣称:“人类所有的问题源于人无法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是一种无能为力,大卫·梭罗说:“和探索个人的海洋、只有一个人的大西洋和太平洋相比,乘着一艘政府船穿越寒冷、风暴和食人族,航行数千英里,500名男子和男孩协助一人,这要容易得多。”


      为何无能为力?为何独自一人如此困难,面对这种虚无又能获得什么呢?

      或许你追求答案的过程就差一次漂浮。




                

       长摁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了解更多漂浮咨询~